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百味人生 >

红梅

时间:2017-11-21 来源:原创 作者:格日勒 阅读:9
  

  在一条幽深的山谷里,有一株苍老的红梅,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生长在这里,也不知道树干上为什么会是伤痕累累,那一个个巨大的伤口有的已经结疤,有的还是那么张着口,它弓着腰,身体扭曲着矗立在一堆乱石里,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载。梅树也一天天变的更加苍老,春天的丝雨不能让它恢复一点活力,夏天的暖阳也没能让它变的茂盛,一年下来就是那几片孤单的树叶,这棵梅树似乎沉浸在冥思默想当中,谁也不知道它在想什么,或者是在思念着什么,是在想过去的辉煌的时光,还是在重温着过去甜美的梦境,这些人们无从知晓,只是它的树干在一天天变的干枯苍老,它也不在开花,而叶子也一年比一年稀少。
  
  没人去理会这棵苍老的梅树,路过它身边的人,都以为它早已死去,直到有一天,一个人在路过它身边的时候,看见这棵被乱石包围的梅树,他便停下了他那匆匆的步履,用爱惜的目光看着这棵苍老的梅树,用他温暖的手抚摸着梅树粗糙的,满是伤痕的树干,然后他把梅树周围的乱石挪开,给它裸露的树根填上新土,浇上他仅有的一壶泉水,坐着它身边,抚摸着干枯的树干默默的用心和它交谈,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,直到太阳躲进了山后,徐徐升起的暮霭使山谷变得一片苍茫,他才站起身来,抖一抖衣服上的泥土,背起行囊,轻轻的拍了拍那棵苍老的梅树,然后转身大踏步的走了。
  
  自此之后,梅树安静了下来,它变的更加沉默了,有一阵子,它好像已经死去,只剩下魂灵在树上游离,不过,春天来了以后,当山下的梅花纷纷开放,它那粗糙僵硬的枝丫上,冷不丁又开出一朵憔悴的小花。看上去,就像一个奄奄待毙的老人,忽然睁开了一只发红的、粘滞的眼睛……当年那可怕一幕,想必还时时浮现在它的眼前。它无法理解,那一场埋葬了它的理想、梦境的奇祸巨变,是受着什么力量的主宰?又为什么偏偏降临在自己的头上?!这终古难平的怨愤,像利爪揪扯着它的心。每逢风雨之夜,它就会转侧难眠,巍巍颤颤的抖动着身上瘦骨棱棱的枝条,发出凄厉的呼啸,在它寂寞的心里感叹命运的不公和天地的无情…。
  
  有好几年,它不再开花,也不再长叶,仿佛打算就此长眠下去,直到那个路过的人给了它一种活下去的力量——那已经死掉、铁石般坚韧的表皮,犹如一层沉重的枷锁,紧紧地裹住梅树的躯体,在一次春雨过后,竟无声地坼裂了,开始是不显眼的一道缝;不久,裂缝扩大了;接着又出现了第二道、第三道……看来,是梅树的魂灵正从身体内部拚命向外挣脱。它在力图摆脱老死的皮层对于剩余生命的窒息;摧毁与生俱来的这一部分身体对另一部分身体的横蛮禁锢!这真是一场惊心动魄、悲壮绝伦的自我搏杀。夜深人静时,山谷里老远就听见那发自心肺的沉重喘息和含泪的嘶喊。最后,老梅树被自己弄得皮开肉绽,遍体鳞伤。它在月光辉映下看见自己丑陋不堪的影子,竟害怕得浑身发起抖来。
  
  终于,禁锢它多年的又硬又厚的坚甲瓦解了,剥落了!
  
  而它,这梅树,仍旧是卷曲受苦的姿态,仍旧是残缺支离的躯体,可它已经有了灵魂,获得了新生。
  
  春雨过后,它出乎意外地抽出数十丫粗壮碧绿的新枝,接着,樱桃般的蓓蕾就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枝头。在一个凄清微冷的早春,它终于开出了满树璀璨的繁花。
  
  瞧,它有多美啊!山南的梅花娇媚粉艳;山北的梅花晶莹如;它呢?既不是粉,也不是白色,而是一种炽热的火红。无疑这火红就如那炽热的阳光,又如树在燃烧着自己,更为特别的是,阳光下看,它就是一树红火,而当天色昏暗,或是在淡淡的月光下,它的每一片花瓣,都会幽幽地发出一种淡淡的微光。这时,它仿佛不是一株梅花,而是一位披着婚纱的美丽的精灵。轻风吹过,微光颤战,它便轻盈地舞动起来,它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,甚至比以前更加靓丽。它的香气也不寻常,细细的,凉凉的。你在那浓烈的香气包围中,人仿佛一下子就消失在茫茫宇宙中,身子轻飘飘的,末了,你周围就只剩下这幽幽的,凉凉的清香了。
  
  花团锦簇的日子过得飞快,渐渐,梅树又感到了一种寂寞,一种美中不足。不知为什么,它越来越经常地想起了过去,想起它走过的那一条苦难的、坎坷的路。它忽然觉得,它有好多好多故事要向人们述说。这些故事无疑并不美丽,甚至也不怎么动听;但一个一个故事都是真实的,都是亲切,都是重要的!特别是那个曾经让它复活的人。梅树很奇怪自己竟会把他忘却了这么长久。现在每回想一次,它都止不住心头发颤,热泪盈盈。它想应当向人们把自己的故事一一讲出来!
  
  于是,它这样做了。但人们的反应却是它想不到的冷淡!来的人们只顾一个劲儿地盯着看它那美丽的花朵,露出不胜倾倒的神情,然后,以突然爆发的喝彩,打断了梅树用微弱、发抖的声音说开了头的故事……梅树又一次地吃惊、又一次的迷惑,它想怎么就没有人肯听它的故事,于是它无可奈何地沉默了。但它没有灰心,它忍耐着,等待着,年复一年地开出更盛更美的花朵。它的名气传得更远了,慕名者从千百里外不绝涌来,以一瞻风采引为毕生幸事。然而看客如云,流年似水,它所期待的、愿意倾听它的心声的知音者,那个曾经给它活下去力量的人,却始终没有出现……哦,也许那个人不知道它已经复活的?也许他去了远方,也许他就混杂在众多的围观者当中,梅树没能辩认出来?也许他根本挤不进密密层层的人墙,只好站在远处看上它几眼,知道它现在很好,就默默的走了……!
  
  渐渐的梅树明显地憔悴了,它变得心灰意冷,闷闷不乐,一天到晚像失魂落魄似的,连一年一度的花期,也没有心思料理了。
  
  在冬天来临的时候,在茫茫飘雪中,它静悄悄地去了。
  
  震惊的游客深为失望,痛惜不已!他们流连凭吊了许久,然后依依不舍地散去,从此没有一个人不再来过。
  
  山谷渐渐又恢复了昔日的荒凉冷寂。待到游人踏出的路径重新长起离离的芳草,梅树的遗骸也渐渐腐朽、霉烂,当梅树化为一杯尘土之后,一切便像从来没有发生过、也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  
  然而,心上的痕迹是不容易抹平的。慢慢地,在当地居民中间,流传着一个故事,那株梅花其实还在。只要遇上阴天下雨的时候,或者在月色朦胧的夜晚,人们就会看见、那株梅树忽然又在老地方出现了。人们甚至看得清枝头上火红的花朵,嗅得着那凉凉的幽香。可当人们试着走近的时候,眼前的一切便像烟雾似的消逝不见了。
  
  也有人说那棵梅树让以前那个人给带走了,带着去了远方,去了一个无人打搅的地方,去过他们平静的生活,唉…谁知道呢…唉!
  
  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